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微视界】风光不只在险峰(随笔)

发布时间:2019-06-23 12:0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30)

    【微视界】风光不只在险峰(随笔)

    一直以来,仰慕华山之险胜风光,极想完整地走一次华山。   2004年带儿子去过,只到北峰便被苍龙岭吓退。

    以后多次想过再去,结果到儿子长大全程徒步拿到“英雄牌”,我的华山梦还只在梦里。   近两年受困于骨关节病变,今年稍好,便将“华山”首选提到旅行计划中——年岁不饶人,真怕不去便再也没有机会。   再爱山,也不可能靠心气攀登。

    还好,自己体力恢复,又有夫相伴,“华山”也就近在眼前了。   夫人高马大,牛一般壮实。

    他指指腰间对我说,抓紧腰带,我拉也要拉你走遍华山五峰。

      说话间就在北峰。   上次止于此,这次从这开始。

    四小时,我们预计至少上西峰、南峰和中峰,最后折回北峰。

    少一个东峰,对十一点已错过观日出的情况来说,还不算太遗憾。

      夫背袋食物,我挎部相机,才出百十米,百十级台阶便峭在面前。

    我们二话不说,抬脚便上。

      一会儿就气喘吁吁。

    登山谁不是这样?我们走一段,或拍照或喝水,歇一歇。

    连续阶梯,风光越发令人迷醉——峭壁惊心,深渊慑胆,近旁群山呼应,远眺三秦风象天地相接。   山峰延绵又各自独立。

    坚硬的花岗岩挡不住树木成林。 “自古华山一条路”在山涧石壁时隐时现。 这是我衷爱的华山——群峰险峻撞目,没有滑杆、没有背夫,每一步无所依仗,必须靠自己。

      好在有夫。 他背了所有物品,我只需埋头疾疾走、住步痴痴拍。

    越往苍龙岭,阶梯越发峭狭。 腿已发软,内心却越发向往。

      话说苍龙岭,是继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沟之后,去往诸峰最为怕人之处——一滚岩石五六十米长,丈把宽,个别段坡度大于六十。   其实还在路上,就在默念给自己鼓劲:上次被它吓退,这次必须过去。 弯过一坡,左前方赫然一条游龙,驼住行人如在云中。

      苍龙岭!我兴奋地叫起来。 这才发现夫坐在道旁,呛咳,喘,汗流如注。

    我奔过去。 他摇摇手,说不出话。 拿水给他,拿克力架给他,拿红牛给他。

    他一一吃下,气息渐渐平顺。

      他起身。 我要背包,他不让,招呼我快走,我便相跟上。

      越近苍龙岭,有的阶梯只能容半片脚,须抓住道边的铁栏(链)才能稳住身体不至后仰。   夫再次停下。 浑身汗湿如洗,气管里滋拉着哮鸣音。

    见他那样,我被臆想吓住:如果是心脏问题,我们可是什么药也没带!  近一年,夫呼吸道反复感染,常有痰液和喘息。 此刻,我担忧地守在他脚边,建议吃片抗过敏药,抑止一下呼吸道渗出液。

      药吃下去,未见效果。 我感觉到问题严重,说实在不行就转回去吧。

    这次他没啃声,而是喘着气,虚眼望苍龙岭。

      我当然也不甘心:已在华山,苍龙岭又在面前,就这么再次放弃?还好,十分钟后夫说,继续。

    我说别勉强。 他说没事,走走看再说。

      内心希望继续,可我不敢拿夫冒险。

    我再劝他,山什么时候都在这里,跑不掉的,以后还有机会。 他稍犹豫,系紧腰带,开走。   苍龙岭就在脚下了。 这条悬龙镇守在五云峰下,拉开阵势说,要观华山盛景,必先过我这关。   已听见有女生尖叫,哭兮兮的。

    我看看夫,问行不行?如果恐高,我们可以走飞鱼岭复道,那边要缓一些。

    夫笑笑一指,说今天就走这里。

      见他信心满满,我也高兴,特意将他与苍龙岭碑记与岭体构图在一起。

    得到一张好照片——人与山体同一个气势。

      我想起“韩愈大哭投书求助”的糗事,不由笑了,与夫玩笑道,今天我们不用又是痛哭又是被人灌醉背下。   夫开道,我跟上。

      以为会很怕。

    进入“天梯”才发现,只要眼睛盯在脚下,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惊险。

    我不由又笑韩愈矫情。

    要跟夫调侃呢,抬头却见他几乎立于我头顶。

      窄窄高高的阶梯上,夫和周边红红绿绿黄黄的身影紧顶着蓝天白云。

    我惊而不呆,按下快门。   再走,又是不服——就这样平平淡淡走过这华山天堑?我探向一边。

    呵,岭脊如刃,两侧空绝!不由地往后缩。

      许是天堑有镇静功效,苍龙岭上去,夫并不呛咳、喘。

    我们不再说转回去的话,而是商定在预定的时间内,走到哪儿算哪儿。

      向西峰,一路有上有下。

    累,夫却没再出现先前的严重反应。 即到西峰。

      “石作莲花云作台”,西峰景致果然了得——脚边危石鸿壑,伸手可及云天。 围栏上密密匝匝的同心锁,锁爱情、锁平安、锁安康……人人一脸释然、欣然。 我环顾四周,暗想:人在西峰,是不是都可得神点化,安坐于莲花,觉悟攘攘尘世的清静和廖阔处?  到处是人。

    都在极有兴致地拍照“到此一游”。

    确实值得一拍。

    劈山救母、神龟探海、就地的摩崖……我们也拍了一气。   不由逗留过半小时。 看看时间,可以原路返回,也可以去南峰。

    前者时间和体力上会从容一些,去南峰取道中峰返回则会很赶。

      怕夫受不了,我选择原路返回。

    夫知我此次华山之心,不忍,怂恿我说,你自己去南峰吧。

      抬眼就是南峰。

    一道石梯忽隐忽现,及至登顶处突地峭起。

    也是相当的险奇峻美。

      很诱惑。 很想去。

    但还是放弃了——来时走了多少路,回程就有多少路。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担心夫在返程中又出状况,身边无人照应。   于是原路返回。 这在以前会是件相当无聊的事,今天却走得心甘情愿。 途中,夫的腿又抽筋,痛苦不堪。

    帮他又是揉又是搓才勉强能走。

      如果真留他一人下山……想想后怕。 突然内心萌动一种从未有过的体悟:曾经山中行,向来求完整,今天获得另一种完整——与夫一直在一起。

      这很重要。 即使再过百年,华山也还是如此,而与夫相伴相扶的走过,却有一次是一次。   庆幸没有离开,独自去完整华山之行。

    没有看到鹞子翻身、长空栈道之惊险刺激,也因此不可能采得《华山记》“山顶池中,生千叶莲,服之羽化”的神物,但相伴的温暖和安然,也是要如洞中修炼的高士,多年潜心入意,方得神示的。

      喜游历山川,唯华山两到两不完整。

    第一次的遗憾一直延续至今。 这第二次却不再遗憾——或许年过半百,行动迟缓,心性也随之沉潜了吧。

      回想起来,几小时要走遍华山五峰,还在飞机上,心里就在打小鼓。

    走不下来又如何?没如何。 走着就好。

    天命之年的行走和旅历,是另一番风光。

    共2290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一篇带着浓烈生趣的游记,叙议结合,风物景语,妙趣横生。

    曾被北峰苍龙岭吓退的我与克服了身体异常的夫君,同心同气,终于圆梦华山。 登北峰,越苍龙岭,攀西峰,一路风光一路美,疾疾走,痴痴拍,深深思,切切悟:曾经山中行,向来求完整,今天获得另一种完整——与夫一直在一起。

    连续阶梯,群峰险峻,岭脊如刃,峭狭深渊,群山呼应,天地相接,三秦风象,果真华山之奇貌异景。 奇峰丽景外,一路兼程中,有夫相伴壮胆,有韩愈典故为乐,有一腔心气支撑,惊心慑胆,也迎难而上,一步步用脚步丈量,登临了华山险峰。 这是一场与自然的赛跑,也是一场与自我的较量。 抓紧腰带,我拉也要拉你走遍华山五峰。

    一句戏言,有心气的考量,亦有体能的考验,夫君的坚毅和体贴应然入目。

    “韩愈大哭投书求助”的轶事,轻谑入文。 作者笔致简约,移步换景,却深藏情意,真率而生动。 倾情推荐。

    【编辑:芦汀宿雁】【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280001】。

    上一篇:预产期计算方法 预产期计算公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