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原文及翻译,注释赏析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

发布时间:2019-07-09 11:18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15)

    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原文及翻译,注释赏析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

    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作者:屈原【家世生平】帝高阳之苗裔兮,我是古帝高阳氏的子孙,朕皇考曰伯庸,我的父亲字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摄提那年正当孟陬啊,惟庚寅吾以降,正当庚寅日那天我降生。

    皇览揆余初度兮,父亲仔细揣测我的生辰,肇锡余以嘉名:于是赐给我相应的美名:名余曰正则兮,父亲把我的名取为正则,字余曰灵均。 同时把我的字叫作灵均。 (开头八句,叙述说高贵的出身、降生的祥瑞和美好的名字,表现出高度的庄重自爱。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天赋给我很多良好素质,又重之以修能。 我不断加强自己的修养。 扈江离与辟芷兮,我把江离芷草披在肩上,纫秋兰以为佩。

    把秋兰结成索佩挂身旁。

    汩余若将不及兮,光阴似箭我好像跟不上,恐年岁之不吾与。 岁月不等待人令我心慌。 朝搴阰之木兰兮,早晨我在山坡采集木兰,夕揽洲之宿莽(莽宿)。

    傍晚在小洲中摘取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时光迅速逝去不能久留,春与秋其代序。

    四季更相代替变化有常。

    惟草木之零落兮,我想到草木已由盛而衰,恐美人之迟暮。

    害怕君王逐渐衰老。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利用盛时扬弃秽政,何不改乎此度(也)?为何还不改变这些法度?乘骐骥以驰骋兮,乘上千里马纵横驰骋吧,来吾道夫先路(也)!来呀,让我在前引导开路!以上是第一部分:叙述人家世出身,生辰名字,以及自已如何积极自修,锻炼品质和才能【政治理想】昔三后之纯粹兮,从前三后公正德行完美,固众芳之所在。 所以群贤都在那里聚会。

    杂申椒与菌桂兮,杂聚申椒菌桂似的人物,岂惟纫夫蕙茝!岂止联系优秀的茝和蕙。

    彼尧舜之耿介兮,唐尧虞舜多么光明正直,既遵道而得路。

    他们沿着正道登上坦途。

    何桀纣之猖披兮,夏桀殷纣多么狂妄邪恶,夫唯捷径以窘步。

    贪图捷径落得走投无路。

    唯夫党人之偷乐兮,结党营私的人苟安享乐,路幽昧以险隘。 祖国的前途黑暗而险阻。

    岂余身之惮殃兮,难道我害怕招灾惹祸吗,恐皇舆之败绩!我只担心祖国为此覆灭。

    忽奔走以先后兮,前前后后我奔走照料啊,及前王之踵武。 希望君王赶上先王脚步。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你不深入了解我的忠心,反信谗以齌怒。 反而听信谗言对我发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我早知道忠言直谏有祸,忍而不能舍也。

    却不会因此而忍耐不进谏。

    指九天以为正兮,上指苍天请他给我作证,夫唯灵修之故也。

    一切都为了楚王你的缘故。 曰黄昏以为期兮,分明约好了在黄昏(结婚)。 (此句为衍句)羌中道而改路?为什么中途又改变了主意?初既与余成言兮,你以前既然和我有成约,后悔遁而有他。

    现另有打算又追悔当初。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我并不难于与你别离啊,伤灵修之数化。

    只是伤心你的反反复复。 以上是第二部分:诗人在实现自已政治理想的过程中遭遇到的挫折。 【坎坷挫折】余既滋兰之九畹兮,我已经栽培了很多春兰,又树蕙之百亩。

    又种植香草秋蕙一大片。 畦留夷与揭车兮,分垄培植了留夷和揭车,杂杜衡与芳芷。

    还把杜衡芳芷套种其间。

    冀枝叶之峻茂兮,我希望他们都枝繁叶茂,愿竢时乎吾将刈。

    等待着我收获的那一天。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它们枯萎死绝有何伤害,哀众芳之芜秽。

    使我痛心的是它们质变。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大家都拼命争着向上爬,凭不厌乎求索。 利欲熏心而又贪得无厌。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他们猜疑别人宽恕自已,各兴心而嫉妒。 他们勾心斗角相互妒忌。 忽驰骛以追逐兮,急于奔走钻营争权夺利,非余心之所急。

    这些不是我追求的东西。 老冉冉其将至兮,只觉得老年在渐渐来临,恐修名之不立。 担心美好名声不能成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早晨我饮木兰上的露滴,夕餐秋菊之落英。

    晚上我用菊花残瓣充饥。 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只要我的情感坚贞不移,长顑颔亦何伤。 形销骨立又有什么关系。 揽木根以结茝兮,我用树木的根结成茝草,贯薜荔之落蕊。 再把薜荔花瓣穿在一起。

    矫菌桂以纫蕙兮,我拿菌桂枝条联结惠草,索胡绳之纚纚。

    胡绳搓成绳索又长又好。

    謇吾法夫前修兮,我向古代的圣贤学习啊,非世俗之所服。

    不是世间俗人能够做到。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我与现在的人虽不相容,愿依彭咸之遗则。

    我却愿依照彭咸的遗教。 以上是第三部分:在诗人的政治生涯中遭遇挫折之后,不退缩不气馁,兴办为国家培养人才,但在众皆竞进以贪婪的环境中,群芳芜秽了--这是诗人遭遇到第二次挫折,但诗人自已依旧积极自修,依照彭咸的遗教去做。

    上一篇:孟浩然《临洞庭上张丞相》全诗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