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阎王娇妻轩辕墨,贝诗诗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14:0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2)

    《阎王娇妻》是由秀儿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轩辕墨,贝诗诗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毕竟,人命要比钱重要很多很多,是谁说的来着,钱是王八蛋,没了继续赚,可命要是没了,就真的是没了,不管再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那种滋味,真挺不好受的,我连忙伸出手,就往后背上摸去。

    果真,我的后背上划进了东西,不过,那东西不是刀片,而是一片金色的鳞片。 这片鳞片,真的是特别特别的薄,但却又锋利无比,它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液,显然,我的背被它给划破了。

    我仔细地观察着这片鳞片,它不像是鱼身上的,倒像是,蛇身上的!我的心突突地狂跳了几下,我们这里是市区,按理说,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蛇出没,而且,这鳞片,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刺到了我的背上?!难道,又是那只男鬼搞的鬼?!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一条金光闪闪的巨蟒,就如同狂风一般快速地从我的大脑中掠过,我努力想要捕捉到些什么,可我能抓到的,只有茫茫无边血色。

    林萧和曹爽的死,让我真的是很难受很难受,心,像是被钝刀狠狠割着,让我有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但我心里清楚,要是我就这样一蹶不振,我就真的是被那只男鬼给打倒了,这辈子,我都得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无助而又绝望地看着我在乎的人一个个死去。 现在,我没有自怨自艾的资格,我只能振作起来,让那只男鬼再也没有了兴风作浪的机会!对!我应该去找我们县上的那位阴阳先生,记得我们那边有恶鬼作恶,就是那位阴阳先生出的手,才把那只恶鬼给制服了,他一定能帮我,收服那只男鬼!这么想着,我丝毫不敢耽搁,就打车向我们县上赶去。 我们县离市区不近,打车打得我肉疼,但是为了早点找到那位阴阳先生,让悲剧不再发生,我也就只能使劲散财了。 毕竟,人命要比钱重要很多很多,是谁说的来着,钱是王八蛋,没了继续赚,可命要是没了,就真的是没了,不管再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我赶到县上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了,循着脑海中的记忆,我就找到了那位阴阳先生的家里。 记忆之中,那位阴阳先生的家里一直都是特别特别的热闹,因为他名声特别大,十里八乡的人,遇到点那种事情,都喜欢来向他求助,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就已经有很多人排队等候在他的家门口。 看着他家那空荡荡的门口,我真怀疑,他是搬家了。

    不过,就算是他搬家了,我也不能白来一趟,或许,新搬来的人,会知道他搬到了什么地方。 这么想着,我就下车敲门,他家的门,紧锁着,我敲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我觉得,应该是住在这里的人出门了,我刚收回手,想要去附近问问那位阴阳先生搬到了哪里去,黑色的大铁门就吱呀一声被推开。 走出来的人是那位阴阳先生!虽然他比记忆之中老了很多,曾经的灰白胡须,变成了如同雪花一样的白,脸上的沟壑,也增添了不少,我还是一眼认出,那是当年说我是纯阳命的那位阴阳先生。 “你果真来了。

    ”看到我,那位阴阳先生并没有丝毫的意外,而是无比了然地看着我说道。

    那副模样,就像是,我最近的遭遇,他都已经是了如指掌。

    这位阴阳先生不愧是大师!听了他这话,我心中顿时升腾起浓浓的希望,这位阴阳先生那么厉害,他收服那只又色又残忍的男鬼,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啊!这么想着,我连忙对他说道,“大师,我遇到恶鬼了,那只恶鬼为非作歹作恶多端,你一定要帮我收了那只恶鬼!”想到林萧和曹爽的惨死,我的声音止不住地变得哽咽起来,“大师,他害死了那么条无辜的性命,你可不能放任他继续……”“贝小姐,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我以为,他听了我这话,会义愤填膺地说去把那只男鬼给收了,谁知,他却是这么对我说道。 我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就又听到他说道,“贝小姐,这都是命,你的命,你朋友的命。

    ”什么叫做这是我的命?!难道,我命中注定就应该被一只鬼这么欺负吗?!就算是命中注定那只鬼要纠缠我一辈子,林萧和曹爽碍他什么事了,他凭什么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死林萧和曹爽!那位阴阳先生就像是看穿了我心中的想法,他看着我轻轻一叹,清润的眸中,没有老年人的浑浊与迟钝,只有看透世事的智慧与了然。

    “贝小姐,你朋友的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他这么说,我急忙向他问道。

    但不管我怎么追问,他都是一言不发,他那副模样,显然没有要向我解释的意思。

    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一直跟我打哑谜,我上前一步,就激动地说道,“你倒是说话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话只说一半,让人真的很难受!那只男鬼为什么要害死我朋友?!我都已经答应给他生孩子了啊,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以为,我这么继续追问,他依旧会保持方才刚才那副莫测高深的模样,继续一言不发,谁知,他竟是无比郑重无比认真地对着我说道,“与其苦苦挣扎,不如从如接受。

    ”“从容接受?!”听了他这话,我差一点儿笑出声来,他让我从容接受,是让我心安理得没心没肺地去看着我在乎的人一个个死去么?!面对至亲至爱的离去,我怎么能从容,他凭什么让我从容!虽然我挺尊敬这位阴阳先生的,但是他这番不痛不痒的话,着实让我怒了,我看着他冷笑一声,颇为尖锐地说道,“你算是什么救人于水火的大师?!你这种麻木不仁的行为,根本就是草菅人命!”。

    上一篇:阎王娇妻轩辕墨,贝诗诗免费全文章节阅读

    下一篇:西晋史中的淮南三叛的怎样回事?淮南三叛的详细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