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九旬老人追记爱情以前是你给我写信 现在我给天堂的你写诗

发布时间:2019-06-07 13: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6)

    九旬老人追记爱情以前是你给我写信 现在我给天堂的你写诗

      原标题以前,是你给我写信现在,我给天堂的你写诗6月8日,成都建设路,在家里的舒德芳老人追忆她的爱情过往。 2000年,张奎光与舒德芳的合影。

      一匣情书  恋爱时,舒德芳寄来的每一封信,张奎光都收藏起来,编上号,锁在了一个皮匣子里  在15岁之前,舒德芳被周围的同学称作“冰人”。

      年幼失去双亲,在祖母的抚养下长大,舒德芳内向而自卑。

    15岁那年,还在成都上高一的她,本是去表姑家拿电影票,却“巧遇”复旦大学生张奎光。

    “他就是个话唠。

    ”这是舒德芳对张奎光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见面,张奎光和旁人侃侃而谈,不爱说话又“插不了话”的舒德芳,只能尴尬地玩手巾。

    当时的舒德芳并不知道,这次见面,是一场精心安排的“相亲”,而张奎光已对她一见钟情。

    家中独子的张奎光时年23岁,趁其放假回家,家人忙着给他张罗人生大事。

    见了好几个姑娘,这个经济学才子,就是看不上眼,直到见到了舒德芳。

    很多年后,张奎光还常常说起第一次见面时舒德芳的样子——一身黑底红花的旗袍,美而不张扬。

    “我都忘了,他一直记得。 ”舒德芳说。   没多久,张奎光返校,紧接着便是一封接一封的书信寄送给舒德芳,事无巨细。   “他这个人,像火一样热情。

    ”回忆起那段通信的时光,91岁的舒德芳笑带羞涩。

    起初,舒德芳很少回信,但在接连不断地情书“攻势”下,“高冷”的舒德芳开始冰融,专门买来粉色信笺,回应这见字如晤的美好。   而舒德芳寄来的每一封信,张奎光都异常珍惜地收藏起来,编上号,锁在了一个皮匣子里。   一条围巾  那时困厄,舒德芳摆起了小摊,张奎光则学着砍柴、搭炉,给妻子打下手。 一条围巾轮流着挡风御寒  1943年,张奎光大学毕业,两人结了婚。

    但婚后不久,生活的风雨就考验起这对小夫妻来。

      因家中变故,张奎光没了工作,“当时,我觉得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但他很乐观,还宽慰我,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而为了养家糊口,舒德芳主动卖掉了陪嫁的一对痰盂,用8块钱订做了一个玻璃箱,在商业场附近摆起了摊,做卤肉锅盔的生意。 一向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张奎光,则学着砍柴、搭炉,给妻子打下手。   冬天,城里买不到肉,舒德芳夫妻俩天不亮就出发去昭觉寺附近买肉,但为了省钱,他们都是走着来去。

    气温极低,两人只有一条围巾,轮流着挡风御寒。

      在夫妻俩的共同努力下,生活渐渐地好起来。 而在张奎光的影响下,舒德芳也从一个遇事悲观的人,逐渐变得乐观起来。 “他的身上,总是发着光,照亮了我的生活,让我原本黑白的世界充满色彩。

    ”如今再回忆起那段艰难岁月,舒德芳都是带着笑的。

    上一篇:九旬王兴周病榻上催子女代交党费

    下一篇:九景衢铁路首次投入春运客流井喷 较日常增长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