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天下第一傻子 第0006章 我叫韩遂意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发布时间:2019-07-09 11:18编辑:本站原创阅读(26)

    天下第一傻子  第0006章 我叫韩遂意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天下第一傻子第0006章我叫韩遂意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先生,你不问我姓名,不问我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就要追随我?”  “不错,公子所作所为,无需再问!公子,道隗不敢称先生,蒙公子不弃,称呼在下道隗即可!”  “好吧,道隗,你还没告诉我,如何知道她是公主?”  袁道隗指了指车盖,又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道:“当朝车马服饰,皆有严格的规制,所以辨认出来并不算难。 ”  易水寒叹了一口气,世人皆骂我是傻子,唯有这货愿意追随,奇怪了!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假以时日再行考察也好,或许他是个骗吃骗喝、走投无路的人也未可知。

      问题是,现在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他骗的吧?  袁道隗端详着易水寒,轻声问道:“公子相貌伟岸,何以作刚才那样藏头露尾式的装扮?”  易水寒呵呵一笑道:“隐藏身份!”  “大丈夫能屈能伸,敢为人所不敢为,真壮举也!那公子是逃犯?”  “如果我是逃犯,你也愿意追随?”  “自然愿意!”  “哈哈,逃犯倒也不至于,不过,也跟逃犯差不了多少,我是一个傻子!”  “傻子?”  袁道隗怔住了,忽然心灵福至,轻声道:“天下第一傻子?”  易水寒点点头。   袁道隗“扑通”一声跪倒,喊道:“公子,得公子信任,请受道隗一拜!公子忍辱负重一十八年,果然是——”  易水寒亲手将袁道隗扶起,笑道:“道隗,你我之间,萍水相逢,一见如故,不需要如此多礼!”  袁道隗眼圈微红,坚定地道:“蒙公子不弃,道隗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如果刚才袁道隗还有一丝迟疑的话,现在他已经敢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易水寒。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易水寒竟然将自己装傻整整一十八年的秘密告知自己,这是何等的信任?  “好,好,我们兄弟不必多礼!”易水寒再次解释着。

      “公子,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切不可乱了人伦纲常!”袁道隗坚定地道。

      易水寒摇摇头,不再坚持,古人真怪!  “两位,公主有请!”  两人正说话间,一名宫装小婢过来传话。   易水寒在前,袁道隗落后半个身位,朝那黄色的华丽车盖走去。   车盖下,那名女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坐在中央,两边侍立着两名宫女和两名太监。

      两人走近,一个胖胖的太监尖着嗓子喊道:“见到公主殿下,还不下跪?”  袁道隗刚想动作,却听身前的易水寒发声了。   “见到救命恩人,还不下跪?”  众人怔怔地发呆,何曾见过如此胆大之人,要公主下跪?  袁道隗暗挑大拇指:公子真有种!这气势!  胖太监刚想叫人,被公主挥手制止。

      公主盯住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易水寒,见他那身破烂衣衫还在不停地往下滴水,“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我叫易……韩遂意!”  “小人袁道隗!”  韩随意?  袁道隗报完自己的姓名,对易水寒向公主隐瞒自己真实姓名的做法,若有所思。   “大胆!”瘦太监也大喝出声。   这个韩遂意,不仅见公主不跪,还敢直直地盯住公主看!  这真不能怪易水寒,落水后的公主,自带美人出浴光环,长发还湿哒哒地搭在肩上,脸上冒着若有若无的水汽,别有一番风味。

      如果一定要比的话,这个公主貌似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为数不多的美女,怎能不好好欣赏一番、研究一番呢?  “那个韩遂什么、韩什么意、什么遂意,你不怕我?”公主歪了歪脑袋,冲易水寒一笑道。   “美!很美!绝对没有垫下巴,还这么幽默!”易水寒接着道:“人人生而平等,更何况你还是一个这么美丽的女子,我为什么要怕你?哈哈!”  易水寒笑了起来,一手背在身后,端的潇洒。

      怕你个鸟!几天没说话,老子都快憋死了!  不让说实话,毋宁死!  况且,老子有“天下第一傻子”这块儿招牌,大不了装疯卖傻就是了!  两名太监已经汗出如浆,自己这位公主奶奶何曾如此和颜悦色过?  除了圣上,哪个男子敢当面说公主美?  两边的小婢也连喝“大胆”不止,公主冷着脸恶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喝道:“聒噪!”  不仅仅是两名太监,袁道隗也感觉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自己这位公子,可什么都敢说!  这简直就是不要命!  公主转过脸来,朝易水寒温柔一笑:“幽默?何意?”  “就是说公主说话比较好笑!”  “好笑?”  公主依旧笑意吟吟:“我真的很美?”  “美!是我目前见到的最美丽的女子!”  易水寒继续端详着公主的俏脸,柳眉、长眼、秀颈,只是嘴唇略薄,应该是一个厉害的女子才对,为什么她会如此温柔?  “看够了没?”  “没有!”  “大胆!调戏当朝公主,给我拉出去,砍了!”  公主面色一寒,转眼换了一个脸似的,冷眸含霜、面罩煞气。

      袁道隗猛地向前迈出一步,将易水寒护在身后,大义凛然地喊道:“公子,快逃!今后清明,记得给一个名叫袁道隗的人烧上几张纸钱!”  易水寒依旧盯住公主那张俏脸,镇定地道:“道隗,莫怕!公主跟咱们开玩笑的!如此漂亮的美女怎么会杀人呢?阿嚏——”  易水寒话未说话,一阵风吹来,遍体身寒,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扑哧!”公主又笑了。   公主右手一挥,刚刚围上来的军士就退下了。

      易水寒伸手拍了拍袁道隗,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这货究竟是装疯卖傻呢,还是早就知道公主不会奈何他?  “韩什么意来?你胆子真大!好玩!呵呵!”  “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不告诉你,我的名字!嘿嘿!”  易水寒难得遇见一个这样的女子,一时童心大开。

      公主面色一红,事实上,她早已经听清楚了对方的名字,只是感觉好玩罢了,从未有过如此大胆的男子敢与自己如此对话。   他比自己身边的那些太监、宫女,乃至所谓的青年才俊要有趣多了!  公主轻声道:“你真要问我的名字?”  “名字而已,人人都有,有何问不得?”易水寒答道。

      袁道隗大惊失色,刚要制止易水寒,已经来不及了。

      “好,很好!这是你要问的!记住,我叫怀玉!”  袁道隗身躯摇晃了一下,差点栽倒在地,易水寒一把扶住他道:“道隗,怎么了?”  袁道隗苦笑道:“公子,你可知,公主的名字问不得?尤其是未婚公主,未婚男子?”。

    上一篇:文天祥《过零丁洋》全诗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