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晏殊《踏莎行》全诗赏析

发布时间:2019-07-12 11:4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

    晏殊《踏莎行》全诗赏析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

    思量便合双飞去。

    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

    红笺小字凭谁附。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作品赏析【注释】:此词写别情,深婉含蓄。 以结句为最妙,蕴藉而韵高,颇耐赏玩。 上片起首三句:“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

    ”说没有波涛的险阻,要往瑶台仙境,也有路可通,原来可以双飞同去,但当时却没有这样做;现在“思量”起来,感到“不合”,有些后悔。 碧海,指海上神山;瑶台,《离骚》有这个词,但可能从《穆天子传》写西王母所居的瑶池移借过来,指陆上仙境。

    接着两句:“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是说放弃双飞机会,让“意中人”轻易离开,如今后悔莫及,可就是“山长水远”,不知她投身何处了。 “轻别”一事,是产生词中愁恨的特殊原因,是感情的症结所在。 一时的轻别,造成长期的思念,“山长”句就写这种思念。

    下片,“绮席凝尘,香闺掩雾”,写“意中人”去后,尘凝雾掩,遗迹凄清,且非一日之故。 “红笺小字凭谁附”,音讯难通,和《鹊踏枝》的“欲寄采笺兼尺素”而未能的意思相同。

    “高楼目尽欲黄昏”,更类乎《鹊踏枝》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既然人已远去,又音讯难通,那么登高遥望,也就是一种痴望。

    词中不直说什么情深、念深,只通过这种行动来表现,显得婉转含蓄。 后接以“梧桐叶上萧萧雨”一句,直写景物,实际上景中有情,意味深长。 比较起来,温庭筠《更漏子》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声声慢》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虽然妙极,恐怕也失之显露了。

    整整做了五十年的高官。

    他性格“刚峻”(《五朝名臣言行录》),处事谨慎,没有流传什么风流艳事。 他自奉俭约,但家中仍然蓄养歌妓,留客宴饮,常“以歌乐相佐”(《避暑录话》)。 他喜欢纳什么歌妓、姬妾,是容易做到的。

    照理,他生平不会在男女爱情上产生多少离愁别恨,但他词中写离愁别恨的却颇多。

    这可能和当时写词的风气有关:酒筵歌席上信手挥写,以付歌妓、艺人歌唱,内容不脱晚唐、五代以来的“艳科”传统;也可能和文学创作的特点有关:它可以描写人们的普遍感情,不限于作者的自我写照。

    但晏殊写的这类词,也不象完全脱离自身生活的客观描写,究竟如何理解,读者自有分解。

    上一篇:蓝星儿诗歌新作《幻象》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