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第二百三十二章 幽谷受教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17:0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5)

    第二百三十二章 幽谷受教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葛岷山的一席话让乐异扬觉得莫名其妙。 葛岷山却满脸笑容,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说道:“我们道家最重清静无为、修身养性。 公子如若除却心中的烦恼,潜心在谷中修炼,总有一日会超凡脱俗。 ”乐异扬道:“晚生从小学习儒家之术。 孔圣人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儒家的精华就在于‘仁义礼智信’五个字。

    知晓仁,才能够有怜悯之心;知晓义,才能够挺身而出;知晓礼,才能够处事得宜;知晓智,才能够明辨是非;知晓信,才能够以诚待人。

    君子不入世则已,入世则必先修其身,深谙仁义礼智信之道,继而齐其家、治其国、平天下。 ”他停了停,哀声说道:“晚生自以为学了儒术便可让百姓脱离苦海,没想到仍然无法阻止契丹铁骑践踏中原。 ”葛岷山听后思索了片刻,对他说道:“乐公子,世事变幻无常,不必计较得失。 老夫自幼跟随黄王南征北战,见过黄王的军队由盛变衰。 只是我们是屡败屡战,从未有过放弃的想法。 公子乃谦谦君子,自当有所作为。 老夫今日约你前来,正是想好好开导你。

    ”乐异扬觉得葛岷山言之有理,说道:“晚生除了一些轻功之外,其余武功差不多全都失去。 如今只能从头来过,希望不会辜负前辈的期望。

    ”说完,一边端起茶杯,一边将过往之事娓娓道来。

    那日横空袭来一阵阴冷的黑雾,将乐异扬体内极阳的真气尽数吸走。

    乐异扬说出此事的时候,葛岷山并不觉得惊讶。

    修道之人早已深谙阴阳之理。

    《黄帝内经》有言:“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 ”葛岷山叹了一口气,说道:“天意不可违啊!乐公子,你不必灰心丧气。 祸兮福之所倚。

    你今年才十七岁,的确不能有太多内力在体内,否则一旦真气冲破膻中穴,你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乐异扬刚刚饮了一口茶,这时听了葛岷山的话,连连呛出声来。 葛岷山关心道:“乐公子,你没事吧?”乐异扬放下茶杯,深吸一口气,摆摆手说道:“晚生没事。 ”葛岷山道:“乐公子,老夫不是有意吓唬你。 凡事都得循序渐进,习武更是如此。 没有几年的积累,就算旁人将功夫传给你,也是有害无益。 ”乐异扬点点头,说道:“前辈之言如雷贯耳,晚生定会铭记于心。 ”葛岷山面露微笑,从怀里取出一本书,说道:“如今你要从头再来,这本《少阳神功》心法送给你,你好好练习,一年之后再到谷中相聚,到时和我的徒儿比试。

    ”乐异扬本想拜葛岷山为师,但听他这样一说,拜师的事情暂且搁浅。 他接过《少阳神功》心法,问道:“老前辈,晚生有一事未明。 数月前你给了我《太阴剑法》剑谱,现在又给了我《少阳神功》心法,晚生不知该练习哪种武功,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太阴剑法是《元和秘笈》上最高深的武功。 幽寂谷中虽然人才济济,但无一人习得太阴剑法。 少阳神功则是葛岷山潜心数十年的内功大成,实为幽寂派的镇派之宝。 太阴剑法与少阳神功孰优孰劣,迄今为止还无人可见分晓。

    葛岷山并不回答,却起身说道:“乐公子,你是喜欢天上的阳光多一点,还是喜欢山间的薄雾多一点?”乐异扬心中一惊,猜不透他老人家到底在想些什么,于是如实说道:“阳光和薄雾都是飘渺虚无,晚生两个都不喜欢。

    ”葛岷山哈哈大笑道:“乐公子,既然你都不喜欢,那还是好好练武吧。

    ”乐异扬从幽寂谷回来,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葛岷山的话,行出数里路才恍然大悟,自言自语道地说道:“如果没有阳光,哪里还看得见薄雾。

    少阳神功是内功心法。

    只有学成少阳神功,才能领会太阴剑法的招式。 陆之诚仓促间习得太阴剑法,但没有强大内功护体,倘若遇见一流的高手,后果会怎样真是难以设想。

    ”快到居住的山口的时候,乐异扬远远就望见萧翠心的身影。

    他此时心情大好,不再沉迷于武功尽失的痛苦之中,连忙施展轻功,迅速飞向未婚妻身旁。 萧翠心也缓缓走过来,未等乐异扬站稳,就紧紧地抱住他,说道:“扬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乐异扬看到她眼角还有泪珠,心中一阵迷糊,以为是她片刻未见到自己,便想念得哭起来,于是打趣道:“萧妹,我才离开两个时辰,你就伤心得落泪。 万一哪天我死了,你不是要哭得肝肠俱断。

    ”萧翠心急忙说了声“呸呸呸”,道:“扬哥哥,你就知道瞎说,我不理你了。 ”说完将身子转过去,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乐异扬用手抱住她,将她的身子转过来,说道:“萧妹,我错了还不行!你若不是伤心,为何会流泪?”萧翠心道:“翟姐姐和梅大哥要走了,我是舍不得他们才这样的。 ”乐异扬清晨刚刚离开,就有二十余名身穿便服的人骑着马朝山中飞奔而来。 这些人都是石重贵的宫廷侍卫,为首之人是郭荣,他身后跟随的是杜迟。 杜迟是杜重威的儿子。 杜重威投降的那一日,杜迟就在京城当众宣布与他断绝父子关系,仍旧做他的大内侍卫,尽忠职守地保卫石重贵的安危。

    开封城破,契丹士兵朝皇宫猛扑过来。 郭荣率领数百侍卫与契丹士兵拼死一搏,死伤殆尽。 石重贵不忍心这些侍卫全都为自己殉葬,下令剩余的几十人立即撤退。 皇命不可违。 郭荣、杜迟等人虽然存了与晋国共存亡的念头,此时也不得不突围出去,以便将来有所作为。 郭荣等人突围之后,一直在开封府外密切监视城中动态。

    耶律德光下旨将石重贵及一干皇亲国戚前往北方,仅派出三百契丹士兵护送。

    郭荣与杜迟商议一番,决定在半路下手将皇上救出来。

    上一篇:竞技健美操单人操二级规定动作编排的比较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