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第三百五十八回 决战剑神(四)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14:07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49)

    第三百五十八回 决战剑神(四)沧狼行最新章节

    “当当”两声,天狼的七步断魂一挥而就,两道急促的刀气挡住了司马鸿袭向自己咽喉和右胸的两刀,可是司马鸿最后冲向自己左胸的一剑却几乎看起来挡无可挡,天狼猛地一扭腰,电光火石间身子一偏,赤霄剑带着森冷的寒气,一下子扎入了他的左肩。

    天狼甚至能感觉到长剑穿入自己体内,又穿出自己的后肩时,自己的骨肉被穿刺过后那种极度的阴寒,透过自己的血液,几乎要把自己的四肢百骸都要凝固,而自己体内的精气神,正随着穿过自己的这柄长剑,迅速地流逝出去。 趁着自己的意识还没有完全被赤霄剑所夺去,趁着自己的手脚还能动,天狼的右手刀锋一转,形如匕首的斩龙刀带着血红的真气,狠狠地扎进司马鸿的左肋,他这一刀没有向司马鸿的要害脏器处捅,在他潜意识里,一个声音在告诉天狼:“绝不能杀司马鸿!”一道黑色的身影如流星一般向被互相穿刺的两人飞来,闪亮的剑光刺得天狼的双眼几乎无法睁开,但他知道那是凤舞的别离剑,无血不回的别离剑已经出鞘,直奔着站在自己对面,脸上的颜色因为大量的失血而由紫色变得惨白,而剩下的一只独眼也在剧烈跳动的司马鸿而去。

    离得最近的两名华山门徒惊呼一声:“贼人敢尔!”双双抽出长剑,分袭凤舞的左臂和右腿,都是攻敌必救的招式,另一边的展慕白也已经抽出长剑。

    身形快如闪电,正在全速奔来,只要凤舞稍稍一挡,就会给展慕白截个正着。

    凤舞的青色头巾被两名华山高手的剑气一下子削落。 一头的秀发披散了开来,她躲也没躲,左臂和右腿瞬间中了两剑,登时血流如注。 而她似乎毫不在意,狂吼一声:“挡我者死!”别离剑一挥,两道凌厉的剑气一下子在她的身边炸开,那两名持剑的华山高手来不及反应,两颗人头带着半个肩膀一下子飞上了天,而身体还保持着出剑的姿式,屹立不倒。 这一下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司马鸿的剑深深地刺在天狼的左肩,一时无法拔出。 而展慕白还在十几步外。 眼看这一下是来不及赶上了。 别离剑离着司马鸿的后心已经不到三尺。

    司马鸿长叹一声,闭目待死,天狼从司马鸿的肩头看过去。 能看到凤舞那满眼的焦虑,她的手上和腿上两道伤口都入肉三分。

    血淋淋地两道大口子,喷泉似地向外冒着血,这一下为了自己,她可真是拼了命了。 天狼咬了咬牙,电光火石间作了一个决定,右手弃了斩龙刀,搭着司马鸿的腰,飞速地一转,瞬间就把两人的位置掉了个个儿,这回轮到他自己背对着凤舞的别离剑,而司马鸿却被他转到一边,到了安全的位置上。

    凤舞的眼中闪过一丝巨大的惊惧,这一切变化得太突然,好在刚才她为了不至于伤到司马鸿的同时再刺到天狼,这一剑留有分寸,没有用上死力,手腕一抖,别离剑一转,生生偏离了天狼的后心。 而她的人却控制不住来势,一下子撞上了天狼的后背,那柄从天狼的左肩中穿出的赤霄剑,“噗”地一声,也生生地在她的左肩头划出一道长达寸余,深达三分的口子,一道血泉从香肩喷起,巨大的撞击让她整个人弹飞了出去,落在地上,闷哼一声,再也站不起身。 展慕白那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越过了司马鸿和天狼的头顶,落到凤舞的面前,泛着青光的天青剑一指,离凤舞的面门不到三寸,只要手微微一用力,就能把凤舞的脑袋直接割下来。

    司马鸿低吼一声:“师弟且慢!”他持着赤霄剑的右手一撤,长剑从开狼的左肩抽了出来,带出瀑布般的血泉,随着赤霄的离体,原本被固定在原地的天狼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

    司马鸿迅速地内力一震,入体三分的斩龙刀“当啷”一声掉到地上,拜这把刀的极阴极寒特质所赐,伤口瞬间结了一层冰,没有大量失血,只是司马鸿现在顾不得多惊奇这些,双膝一软,也几乎与天狼同时跪倒在了地上,出手如风,一下子点住了天狼肩头的几处穴道,那汹涌而出的血泉终于被止住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此事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除了作出反应的凤舞和展慕白外,全都愣在了当场,从司马鸿和天狼两败俱伤到凤舞的乱入,华山派二人的出手阻挡,再到天狼反转司马鸿逼凤舞停手,最后到展慕白入场掌控全局,一切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尘埃还没有散去,却只见地上躺了或者跪着三个,只有展慕白一人以剑指着凤舞,两人恨恨地四目对视。 司马鸿伸手阻止了展慕白出手诛杀凤舞后,一手掩着小腹,一边对天狼吃力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刺我那一刀躲开了要害,又为什么最后要救我一命?天狼,你明知,明知我下手没有留情,你这样做是为什么!”天狼惨然一笑:“司马,司马帮主,这仗并非要决生死,你还有许多事要做,现在,现在可不能死了。

    ”司马鸿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明白了。

    ”他勉强地站起身,对着四周的众人说道:“这一战,是我司马鸿败了!我决定遵守承诺,任由沈经历把夏大人和曾总督一家带回。

    ”此话一出,人人脸上色变,展慕白顾不得地上的凤舞了,回头高声叫道:“师兄,不,明明是你赢了,为何说会输?”司马鸿叹了口气:“师弟,输了就要认,我一剑没有刺死天狼,他本有机会取我性命,可是两次都放过了,这一战,我输得无话可说。

    ”一旁的智嗔皱了皱眉头,高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司马帮主,就算天狼比武时手下留了点情,可是你刺中他在先,最后也放过他一命于后,更何况这锦衣卫杀手凤舞,一看情势不对就乱入,这本就是坏了比武的规矩,我们怎么能把夏大人和曾总督的全家交给这样的锦衣卫?”司马鸿一摆手,打断了智嗔的话,厉声道:“智嗔师父,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我,我有权作出最后的决定,如果少林对本人的决定有什么疑问的话,请见性大师事后向本人当面指教,如何?”智嗔一听司马鸿说了这话,知道再要相逼有可能会让整个伏魔盟解体,只得闭上了嘴,退了回去。

    司马鸿环视四周,剧烈地咳嗽了两声,沉声道:“各位同道,司马之所以做这决定,武艺高低在其次,这个天狼,显然是正人君子,信守承诺,比武之时尚能仁义为本,我相信他能做到保护夏大人和曾总督家人的承诺,如果锦衣卫做不到这一点,我司马鸿愿意一死以谢天下人!”他说着,伸手一探,紫霞神功一吸,原来地上一名华山派弟子尸体边的长剑被他隔着丈余吸到手中,内力一振,精钢打造的长剑“啪”地一声从中折断,而司马鸿的话则振聋发篑:“若违此誓,有如此剑!”展慕白还是不甘心,尖细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师兄,刘师弟和张师弟死在这个锦衣卫女人手中,不能就这么算了!”司马鸿眼中冷厉的光芒一闪:“这笔債我们改天再找她算,锦衣卫凤舞,今天看在天狼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下次再见面,就是不死不休!”。

    上一篇:美国初中学生基础差 哪来的天才和牛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