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徐高:不能让货币政策唱“独角戏”

发布时间:2019-08-30 14:2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65)

    徐高:不能让货币政策唱“独角戏”

    首席经济学家  宽松政策不能是货币政策唱独角戏。

    财政政策需要进一步发力,更多承担起为基建投资提供融资的责任,而整体宏观政策基调也需要更多偏向于增长。

      最新公布的10月中采与上月持平为%,仍位于荣枯线下,显示出实体经济依旧疲弱。 未来一段时间,经济能否企稳回升,政策宽松是否还有空间?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前期货币政策宽松效果尚未显现,未来经济增速回升还需货币政策之外的更多宽松政策保驾护航。 如只靠货币政策托底经济,效果不仅不明显,还将催生金融泡沫风险。   三季度开始,货币信贷增长明显加速,但经济增长势头至今仍然低迷。 对此,徐高认为,目前,宽松货币政策向经济复苏的传导有滞后。

    7月开始,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长明显加速,显示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加大。 从以往经验看,社会融资总量加速向经济增长传导的时间最多不超过1个季度。 但今年这种传导却明显缓慢。

    直至10月,经济增长的势头依然低迷。   徐高表示,产生这种滞后的主要原因是实体企业投资意愿不强。

    央行发布的家调查指数显示,三季度实体经济信贷需求再度显著减弱,创出十年来新低。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地产开发商是经济增长的两个重要引擎,但今年,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地方政府投资动力偏弱。 地产开发商也因为对地产行业未来前景不太乐观,新开工不积极。 因此,尽管实体经济“融资难”状况在近一个季度有明显改观,但经济增长的势头仍未好转。   在此情况下,政策应当如何调整?徐高表示,在当前状况下,宽松政策不能是货币政策唱独角戏。

    财政政策需要更进一步发力,更多承担起为基建投资提供融资的责任。 而整体宏观政策基调也需要更多偏向于增长,给各级官员明确的导向和预期,方能有效提升地方政府的积极性。 否则,仅凭货币宽松来托底增长,宽松的流动性反而更容易推升金融资产价格,再次加大金融泡沫的风险。   “当然,在其他政策需加大力度的时候,货币政策仍应保持宽松基调。 ”徐高说,尤其是目前资本仍呈外流趋势。

    用残差法估算,9月资本流出规模超过万亿元人民币。

    临近年底,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再次上升,将会加大我国资本流出压力。

    这种情况下,央行仍然有必要持续下调率来对冲。

    由于目前存贷款已经较低,且社会融资总量已加速增长,降息的必要性和概率都小于降准。

      精彩对话  中国证券报:近期资本市场再度升温,债券和股票价格都明显上扬。

    这和当前的货币宽松有关系吗?  徐高:当然有关系。 目前的状况和今年上半年有一些类似。

    经济增长的弱势倒逼货币政策放松,而货币宽松所释放的流动性又更多地推高了金融资产价格,因而形成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明显背离,催生了资产价格泡沫。

    但不同的是,今年上半年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受阻,所以社会融资总量增长乏力,资金在金融市场堆积。

    但三季度以来,实体经济融资状况已明显改观,实体企业投资意愿却成了问题。 因此,要破解当下经济困局,宽松货币之外的其他政策才是关键。

    与此同时,监管层需要对金融资产价格的泡沫风险保持高度警惕。   中国证券报:如何评价“十三五”规划建议稿?从短期和中长期来看,哪些行业值得投资者关注?  徐高:“十三五”规划建议稿点面结合,全面勾勒了未来五年我国的发展蓝图。

    建议稿很好地平衡了增改革的关系。 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强调给出了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的底线,给了各方定心丸。 而多方面的改革措施又能够打造长期增长的动力。 相对过去的政策文件,建议稿中对创新和绿色理念更为重视。

    创新型的行业、环保生态相关领域值得关注。

    而在协调发展的导向之下,建议稿提出了区域、城乡、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以及军民的四协调。 这意味着政策将更多向中西部以及农村地区这些增长相对滞后的地区倾斜。

    文化产业和国防产业也将受到更多政策扶持。

    建议稿中还提出以扩大服务消费为重点带动消费结构升级,意味着服务业的发展前景更为广阔。

    这些都是值得投资者关注的领域。   用残差法估算,9月资本流出规模超过万亿元人民币。 临近年底,美联储加息预期再次上升,将会加大我国资本流出压力。

    这种情况下,央行仍然有必要持续下调存准率来对冲。 由于目前存贷款已较低,且社会融资总量已加速增长,降息的必要性和概率都小于降准。

    上一篇:2016年乡镇农机化工作意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