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口述

魏晋的自然思想散论(7)

发布时间:2019-06-10 17:1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90)

    魏晋的自然思想散论(7)

    阮籍认为,在上古合乎自然的名教世界中,有两个特色。 其一,泯除了严格划分是非与善恶之相对价值标准,他认为必须善恶不分,是非不争的情况下,人才能回返自然。

    又以为“太初”时代,真人或是至人其处世不挟带是非与善恶,遂使世界人类蒙受好处。 而真人或是至人乃最为道家之徒所推崇者,因之其所为——无是非与善恶之分别——固当为崇信道家之徒(包括阮籍与嵇康)所争效。 其二,人之政治(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平等,即无贵贱与贫富的差别待遇。

    我们且以阮籍的一段文章,综合涵盖阮、嵇两人的自然思想:呜呼,时不若岁,岁不若天,天不若道,道不若神。 神者,自然之根也。

    彼句句者自以为贵乎世矣。 而恶知夫世之贱乎兹哉故与世争贵,贵不足尊。 与世争富,富不足先。

    必超世而绝群,遗俗而独往。

    ……夫如是,则可谓富贵矣。 是故不与尧舜齐德,不与汤武并功。 王许不足以为匹,阳丘岂能与比踪。 天地且不能越其寿,广成子曾何足与并容激八风以扬声,蹑元吉之高踪。 被九天以开除兮,来云气以驭飞龙。

    专上下以制统兮,殊古今而靡同。

    夫世之名利,胡足以累之哉时间观念对阮嵇两人而言,极为重要。 有人只重上古以下或是当时,阮嵇两人大肆抨击礼法,便以为他们是反对礼法并否定其价值”。 有人知道他们所反对的只是假礼法,对真的仍加以维护并肯定其价值;但对甄别真假的标准,却不了然。 其实,标准是在于有无合乎自然。 自然一辞,对阮嵇两人而言,不仅是一种价值判断,而且也是各种主张的理据。

    依据儒家理想建立的第一个政权——汉帝国——的崩解,难免使人怀疑儒家一些中心信念,包括以道德和法律维护人类社会秩序的文化行为,进而导致人们对这种文化行为产生不值采信的情绪甚至想法。 紧接汉朝之后的魏政权经曹操、曹丕、曹睿、曹芳祖孙四代的苦心擘划,政治上走的是“乱世用重典”的法家路线。 其实政治圈中仍承汉末法家政论抬头的余绪,一直在热烈讨论如何使刑名之学运用在政治上,借以强化法家政治的功能。

    这是在促使一种理想——如何使举世的真正人才尽纳入政治权力运作结构中——实现的努力。 但这种努力似乎功效不著,因而证明是枉费心机。

    如果将仁、义、礼当成一种对策的话,是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只是徒然不断在制作新对策,然而,问题依旧不知伊于胡底。 王弼并以大小比较的观点,来证明道、德、仁、义、礼五者是呈现一种由大至小的逐渐下降的排列秩序。 一般认为时代愈是纷乱,即表示人心愈形涣散,不为社会道德所约束,道德水准也就江河日下,因此也愈需提倡道德,以收拾人心。

    这是将道德之高下与时局之美恶,作为因果关系看待。 但是,张湛却不以为然,他反而认定,道德并非万能而是有其限度,其功能之生效仅止于上天注定时代要趋于好转时。 (摘自人民日报《大地》杂志)(国风)。

    上一篇: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

    下一篇:你不知道的潘安-辞官奉母